首 页 | 雅安佛教 | 普救寺新闻 | 普救寺文化 | 普救寺景观 | 通知公告 | 高僧大德 | 法师开示 | 素食养生 | 菩提文库 | 五福文摘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普救寺景观 >
新年第一天邂逅藏北噶罗寺
发布日期:2015-02-12 20:39:47  编辑:雅安佛协沒沒  浏览:  改变字体:

    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

    这里是藏北羊井草原,海拔4300多米的地方,2008年的最后一晚。这里没有绚烂的烟火,没有盛大的晚会,没有如流的华灯,更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。茫茫夜色中,远处,群山的身影在隐约,如豆的灯火零零碎碎,看似星辰。身边,高原风一如既往,像一群自由的野马奔流而过,不见止息。我们五人摸黑从90公里外的拉萨来羊八井,为的是在羊八井的温泉水里洗去一年风尘,辞旧迎新。

    2009年第一天早晨,拉开窗帘,不由得一阵咧嘴低眉。草原上下雪了。一片炫目的白,像顽童恶作剧般的新年问候,在人毫无准备的时候带来惊和喜。瞬间,心情随着不远处地热的蒸汽一路氤氲着升腾。时间一到,五人马上跑进了露天温泉。水面上翻滚着一层浓浓的热气,水温也刚刚好,即使是高原的1月也没让人觉得冷,相反有一种抖精神、通百骸的感觉。

    懒懒地坐在水里,随意地欣赏周围的一圈雪山,偶尔数数细碎的雪花,看着它消失在水面的雾气里。从来没有想过,新年第一天会这样恍恍惚惚,似真似幻地开始。

    离羊八井不远有一个小镇,中午一行人在那里的小馆子里吃了热腾腾的面汤,红的辣椒、绿的菜、白的粉条、酱紫的汤,很热闹。门口土路边,停着很多汽车和摩托车,三三两两的人群围着一堆堆牦牛肉,挑挑拣拣,大概是在讨价还价,不时有身着带花纹藏装的小孩跑来跑去,屋檐下的藏狗还蜷成一团在呼呼大睡。这个雪山脚下的小镇,在新年的第一天,没有张灯结彩,也没有大声的音乐,安静的生活里包裹着脉动的活力和一丝俏皮,跟我们的心情一样,如一碗面汤,寻常但干净,新鲜,有味道,而且热气腾腾。

    初次见面的09年,给人感觉很实在。

    一行人里,除了我和另外一个同事,其他三位都是常年奔波于西藏各地的人物,对这里的一切如数家珍。吃完面汤,老西藏王姐说附近山上有座尼姑寺,风景绝佳,值得一看。好提议,全票通过。于是,很快五人一车就向着隐没在半山腰的噶罗寺出发,颠簸在从新雪中浮出的山路上。高山草原,刨食的牛羊,甘冽的空气,汩汩的云流……雪景在车里摇摇晃晃,散开让人迷醉的涟漪。

    车刚爬上雪山脚背,就被路旁不远处一位背水的藏族妇女挥手招呼下来。放下水桶,她在雪地里一路小跑过来,笑着说,有位噶罗寺的尼姑要回去,问我们能不能载她一程。见我们答应,有个尼姑背着一个小包也慢慢从远处走过来,对我们微笑,表示感谢。车里的女性对她又红又亮的肤色一致表示惊讶和赞叹。在这位尼姑的指引下,我们接着跑起山路,不过很快又停了下来。车陷进薄雪覆盖下的水坑了。全员下车,找石头,填坑,推车。然后又很快发现这只是开始,一路上还有很多大小水坑等着前赴后继。等到陷进第二个水坑的时候,大家也不着急了,趁负责驾驶的汪多老师和越野车在坑里使劲踩水的时候,纷纷掏出相机给他们拍照。按这些老西藏的说法,在西藏爬山,这样的路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路上在水里进进出出两三次,同事和我干脆就跟着同行的刘姐下车,一路徒步往上走。正好欣赏苍茫雪景。实在是漂亮!刘姐说我们的雪景看的很奢侈。她是位诗人,对西藏的一切都特别敏感。在车上她感叹道:西藏美!美!真美!走在静静的山路上想起来,不禁莞尔,也深以为然。正如她所说,西藏的美是一种让人无可奈何的美,再漂亮的语言对于西藏的美,可能也只如滴水之于汪洋,无济于事。在它面前,我们只能感动到喜不自胜,感动到不知所措。最后恐怕还是只能跟她一样,昂首叉腰地宣言:西藏就是这么美,怎么着吧!

    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往噶罗寺走,各自都沉浸在一片无语的天地间。踏过雪地,脚下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声音;静静伫立,耳边一片空灵,除了偶尔从天上传来的鸟鸣、山上草丛里小藏狗的哼哼和路过的风声,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。纯的像天色一样的宁静里,我们无比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。这样的体验在城市里很少体会的到,那里是一条激流,人一下去往往眨眼之间就不见踪影,连自己都可能找不到,更遑论身在何方。世界屋脊,在这里,我们仿佛真的可以借助雪山的肩膀,坐到世界和生命的对面。如果真的可以,那人将是何等的气势。一时间,气象万千,似有风雷涌动。

    感动和激情像门缝里溜进来的一道凛冽的风,打个照面之后又云游四方去了,取而代之的是酥油茶的温热。很快就到了噶罗寺,一进门就被招呼到挨着山崖的房间。在那里,亲切的修行者给我们每人倒了一碗香暖的酥油茶,喝一口,添满,再喝一口,又添满。房间很简单,旧木头,旧家具,旧炉火中有亘古不变的节奏。围着炉子坐了四五个尼姑,在烤火,做些活计,见我们来了,都很热情,虽然话不多,但三言两语之后就熟络起来,带出更多笑声和出人意料的活泼。她们给我们尝风干的生牦牛肉,介绍寺里和一些生活情况,一起拍照。一种生活的脉搏变得逐渐清晰,敲在人心上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生活在这里不仅脉络毕现,触手可及,就连平日里被淹没在人类自我中的一些生命也都粉墨登场。寺里上上下下有很多各类的鸟,都不怕人,允许陌生人近身,有的还停到尼姑的手上啄食。对门墙根下,两条双胞胎一样的黄色藏狗把脑袋埋在尾巴下面睡得正香,姿势相当统一,像是copy出来的。另外一条黑狗,正对着大门趴在庭院中间,见我们进来的时候连起身都欠奉,只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一群人走进房间。不久之后它也在两条黄狗旁边找了个位置排队睡觉去了。作为我私人向导的那头牦牛更是有模有样地在寺里穿庭过院,东探西望,像是退休在家有点无聊的老头,一会停下来跟黑狗腹诽两句,一会进屋又跟正要出来的尼姑僵持,再转眼看它又在小院子里转完一圈稳稳当当溜达出去了。面对面的时候,也许它们想的跟我一样,感觉彼此没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逛完寺院,王姐很快就陷进了找人的怪圈,大家都玩起了失踪。找到刘姐的时候,汪多老师不见了,找到汪多老师的时候,刘姐又消失了,我又跟在一头牦牛屁股后头在到处闲逛。似乎这群简单院落就是迷宫。最后刘姐归队的时候说,刚刚在屋后看见两个尼姑正坐在雪地诵经,见了刘姐还问她冷不冷,这让她感叹不已。天色不早,也不好意思打扰寺里,我们推辞了厨房里的炖肉,跟雪山里的这群女修行者们道了别。搭车来的那位尼姑已经到山上更高处修行去了,住持一直把我们送到门外,微笑着给每人献了哈达,说了很多吉祥和祝福的话,好像寻常人家送亲友。

    下山路上回望半山腰绕着飞鸟的噶罗寺,那里没有宏伟的大殿,没有金碧辉煌,也没有鸟语花香,简单地像一户人家,住着一群怀抱信仰的雪山女儿,守着寻常的日子。很多从喧嚣、浮躁、拥挤的城市里来的人说,西藏是个超越现实的地方,是个凡人难以企及的天堂。寻常的人,寻常的生活,寻常的悲喜和信仰,这里是传说中的天堂吗?

    2009年第一天和藏北雪原的这一场邂逅,有点意味深长:它到底是把我们带进了一个梦境,还是在敲响催人的晨钟…… 

 

 

 

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

上一篇:五台山赏着金莲花 看日落
下一篇:潭柘寺--雍容千载 钟声悠悠
版权所有:雅安佛教 联系QQ:106889 联系邮箱:106889@qq.com
最佳使用效果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6.0及以上版本

蜀ICP备13007375号

返回顶部